7/29

 Chapter 4:

mid 2000 - mid 2001


結束了 1bd653e166492e40e214ef6ce4dd716f.png  

Origin of Symmetry 錄音完成
已經要進入 OoS era 了 




***

 

 

Matt 在與 Chili Peppers 巡迴的某天
夢到他在沙漠裡奔跑,身旁有許多飛來飛去的刀子刺穿他的腦袋;
醒來後他的偏頭痛就開始發作,一直到當晚的 gig,直到他藉由喝酒來消除疼痛為止。

在美國巡迴時同樣的幻覺一直重複出現,Matt 也無法停止去想它;
漸漸地 Matt 覺得在夢裡的那個荒蕪的世界才是真的,而地球只是個幻象。

某天他看到電視節目上在介紹心理戰 ─ 一個關於政府利用電子儀器來控制人民思想的陰謀論,
他覺得美國就是這種實驗的大本營,自己可能是受害者。

 只差一步就要戴著錫箔帽睡覺的 Matt 回到英國後馬上看了醫生,
在此之前他每天只喝一杯茶和大量紅酒,在美國時他甚至連水都沒喝;
因此醫生告訴他每天要喝兩公升的水,很快地 Matt 就恢復正常了。

(從前面幾章看起來,我覺得大概是作息、飲食不正常與壓力過大的關係囧)


**避免大腦被入侵的 tin foil hat 
tin-foil-hat.jpg



不過雖然沒有了奇怪的幻覺,Matt 還是有很多詭異但新奇的想法:[1]
他最害怕懷上外星人的孩子,生下一個怪胎後必須把他藏起來(或活埋他);
他做過家人被抓到集中營的惡夢;他當時除了白遼士之外什麼都不聽;
他有正面和負面兩個人格,另外他相信他還可以下載其他人的人格、汲取他們的經驗;
他討厭在車裡聽廣播因為他不想聽到不喜歡的音樂,他比較喜歡聽自己腦袋裡的東西,
寫歌時他都先在腦海裡想好,也不知道要用吉他還是鋼琴彈;
他不太在台上說話因為他覺得說話會毀了那些歌;
Matt 覺得在幾個光年之外的宇宙是由一堆飄浮蜘蛛寶寶統治的,
牠們正在尋找適合的環境降落、成長與繁殖。 


** Matt's signature with his Spider Theory

 

Matt 的行為多多少少也跟他的腦袋一樣怪:
前一個星期他把頭髮染成藍色,下一個星期就把頭髮給漂白。(Dom 這時染了大紅色)
他開始用墨水沿著前臂上的靜脈塗黑,甚至還想要找刺青師直接把圖案刺上去。

(但 Matt 媽媽說不可以刺 lololololol)

這些改變是 Matt 想要成為另一個人所歷經的過程,
在內心的一部分他藉由創造一個新形象來保護以前的 Matt,
這些特質是他由他所接觸過的人們身上學習到並建立起來的;
但另一部份他也想要擺脫之前那個無聊沮喪又沒特色的 Matt,變成另個全新的人。
Matt 在幾年過後曾說過他希望他可以忘記 2000 年夏天之前的日子,假裝在 22 歲以前他從沒存在過。

2000 年的 6 月到 11 月,Muse 參加了約 40 個音樂祭,
包括 Glastonbury, Reading, Rock am Ring, Roskilde, Benicàssim 等,
還有一些規模較小的音樂祭。參加各音樂祭的樂團組成不會相去太遠,
所以基本上他們就像一個超大型的移動馬戲團在歐洲跑來跑去。

緊湊的行程讓 Muse 及工作人員的壓力都很大,
而工作訓練原本就不足的工作人員們造成很大的問題。

前幾個音樂祭進行地還算順利,但是在 Glastonbuty 前的 Riviera Center 
Matt 的吉他就發生問題,這讓 Matt 氣得拿吉他砸 amp 和 Dom 的鼓,
而 Chris 邊彈 'Ashamed' riff 邊玩 crowd surf,免得留在台上被波及。

而在 Reading fesitval 時 Matt 遇到了大麻煩 -
他沒辦法從 minitor 聽到聲音,在向人求救時
Matt 發現他的「技術人員」(之前在路邊撿到的那個傢伙)在舞台旁邊睡著了,
手裡還拿著一根大麻煙。

這場 gig 結束時兩個 Matt 的學校朋友穿著警察制服跑到台上晃,
屁股上還貼了寫著 'MUSE' 的膠帶。


** Reading 2000,現在 Muse 和 Pulp 在同一排啦 ;-) 
Reading_2000-08-25_–_line-up_poster.jpg 


 Reading 的結尾可用一團混亂來形容,
不過它跟 Radio One Big Sunday 災難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在  Big Sunday 他們要表演兩首歌,隨後 Muse 被告知必須對嘴。
 這讓樂團非常震驚但當他們想要拒絕時,
有人告訴他們當天表演的 Mansun 與 JJ72 也都同意對嘴,因此他們也無可奈何,
但 Matt 最後說服了策劃人至少讓 vocal 唱現場。

 當天表演時,Chris 滑稽地打著樂團 Texas 的鼓、Dom 彈著借來的 bass
Matt 手上連吉他都沒拿就跟著 'Muscle Museum' 伴唱帶唱歌。
最糟的是當 Matt 敲著麥克風測試它是不是開著時,
音控以為那是要停止播放音樂的意思,在發現不對後才又趕忙重放。

Muse 最後在音控還來不及播放第二首歌前便下台了。 
 

** every Muse fan knows this is the best Muscle Museum version ever lol
 


八月18日的 Bizzare festival,Muse 表演了一首新歌;
以彷彿是 Gameboy 音效的電子琴開頭,接著加入 Chris 的 bass,
Matt 像個快斷氣的報喪女妖般唱著邪惡的歌詞:
"Give me all the peace and joy in your mind"

** Bliss 一直到錄製 OoS 時才有吉他
 

這首歌叫做 'Bliss',往後它成為 Muse 演唱會壓軸的歌曲,
並在此時觀眾的頭頂上會降下許許多多像滿月的大氣球。
 

在音樂祭表演過後,Matt 抱怨他替新專輯寫的歌還不夠多,
所以他想要在正式錄專輯之前休假去寫歌。(其實他們的進展很順利)
他甚至說服經紀人為了要寫出理想中的作品,他要去熱帶地區跟鯊魚和海龜游泳兩個星期-
在曬黑且愛上潛水的 Matt 回來時
,他帶回了一首沒什麼熱帶風的作品: 'Megalomania'。

在日本的日子則讓 Muse 有了不同於歐洲的體驗;
由於 mushroom 在日本是合法的,它的效用使得樂團更深入發掘生命中陰暗的一面。[2]

接下來繼續他們的音樂祭行程-T In The Park, Rockwaves, Independent Days 等,
 Muse 似乎被算在 semi-metal 的行列裡,
他們常被安排在 Blink 182, Limp Bizkit 或 Deftone 的前面。

另一方面英國由於 'Unintended' 的成功
因此 Taste Media/Mushroom 準備第三次發行 'Muscle Mseum' 來維持在排行榜上的地位,
 這也是最後一波發行 Showbiz 的單曲。這次發行包含了 'Agitated', 'Escape' 的 live
以及一些 remix。


** Muscle Museum remix by Soulwax

 
 

2000 年的十一月,Muse 結束了他們在澳洲的旅程,
(他們被邀請參加一個類似 The Brits 的轉播頒獎典禮,而 Matt 在直播上不小心講了髒話) 

**這難道是之前在接受 Nova FM 訪問時,
Matt 在聽到 Dom 說 "fuck" 後說 "language!" 的原因嗎 lol 


斯堪地那維亞巡迴結束後,他們來到 Ridge Farm Studio 錄製 'Plug in Baby'
原本是要由 John Leckie 來製作,但當時他在非洲,因此由 Dave Bottril 代替 Leckie 的工作。
Dave Bottril 曾製作過 King Crimson, Mudvayne 及 PJ Harvey 等人的專輯,
他擅長讓重搖滾展現輕巧的一面,找他來錄製 Muse 較為搖滾的歌曲再適合不過了。
 

**Ridge Farm Studio
liveroom.gif
 


第二張專輯會更加搖滾是無庸置疑的,
'Plug in Baby', 'New Born' 和 'Bliss' 已經過了一年多的錘鍊;
Muse 的歌迷在這段時間內大量地增加,樂團也找到了自己的真正聲音-
更重、更猛烈但更精緻,且他們也更加熟悉該如何錄製歌曲。
或許在 Showbiz 時期他們還不確定自己該怎麼做,但現在他們已經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

他們建造了一個演唱會大小的場地,
而且將樂器音量調得很大聲以免聽不見彼此的樂器,
樂團很堅持歌曲只能由他們三個來演奏,
因此他們要確定無論自己在屋子裡的任何角落都不會遺漏其他夥伴的聲音。

他們借了 Rage Against The Mechine 的錄音設備,
並從 RATM 的吉他技師(現在跟 Matt 一起工作)那裡學到如何使用 bass 的 distorted 效果,
讓 bass 聽起來像是樂團裡的第二把吉他 ,這使 Muse 整體聽起來如怪物一般龐大。

'Plug in Baby' 的錄製進行地很快,
於是 Muse 乾脆決定讓 Dave Bottril 一起製作其他比較搖滾的曲目,
於是原本錄製單曲的計畫變成灌錄半張專輯-
'New Born', 'Bliss', 'Darkshines' 都在這時完成。

在錄製的第五天,他們發現種在錄音室隔壁的 magic mushroom 已經長出來了,
所以三人決定要把它們都吃掉。 

整個錄音過程因為 mushorom 而變得有點失控,
樂團在錄音進行到一個段落後就跑去按摩池裡玩,
就這樣他們玩了四天外加吃了一大堆 mushroom,錄音的事全被拋在腦後。

某一天 Matt 在池子裡睡著,
導致他有一隻耳朵聽不見;
想當然最後的錄音成果很糟糕,於是他們只好回到 Sawmills 與 John Cornfield 重新混音。

Cornfield 的混音成果非常成功,在 'Plug in Baby' 完成後,Mushroom 立刻將它送到各廣播電台,
在此之前他們已經贏得了英國、遠東(日本)及歐洲歌迷的心,一共賣出了約二十五萬張單曲;
隨著新作的消息逐漸傳佈開來,Muse 即將掀起新的狂潮。


2001 年一月,John Leckie 從非洲回來,
正好接手將要離開的 Dave Bottril 的位子。
這次的錄音過程相當長且累人,
樂團抵達錄音室可能要花上十二小時,直到晚餐後才會有點進展,
然後再繼續工作到清晨四點。
(錄音結束後幾個星期 Dom 和 Matt 都還是習慣五點後睡覺)

在製作專輯過程中他們想出了許多奇怪的點子:
Matt 一直很想使用合成器,因為這會讓他想起小時候喜歡的舞曲;
 看到 Tom Waits 演奏動物骨頭做成的樂器讓 Matt 興起用人類頭骨製造音效的念頭,
不過 Leckie 說要在錄音室附近找動物骨頭就很夠難了,哪裡還能挖來死人骨頭。
雖然沒辦法找到骷髏,但是他們最後的確買到了適合的動物肋骨並用在 'Screenager' 的打擊部分。
為了營造詭異沉重的低氣壓,Leckie 在錄音之前會施加很大的壓力在樂團上,
之後在屋內走來走去反覆吟誦一些詞、
敲打駱馬的腳
爪 、
敲響風鈴及壓泡泡紙等等來製造奇怪的聲音,
Matt 形容那是 "psycho acoustic",
而每個他們使用的聲音都是自己錄製的,並沒有使用 samples,
例如在 'Space Dementia' 中的某部分音效就是由 Matt 的長褲拉鍊製造出來的。 

Matt

在歌詞方向,新專輯的歌詞顯得比之前要晦暗。Matt 說第一張專輯的詞太枯燥,
以致他不太想要再表演某些歌,因為那會讓他覺得很尷尬。
Matt 寫歌詞時通常不會多想,直接把在腦海中浮現的字寫下來,
等到以後再想它的意思,所以其實這些詞還都有點模糊曖昧。
他知道這些詞是關於他自己,但是一個人有這麼多不同的特質,
所以他也不知道哪一首歌是究竟關於什麼。

他說有首歌是關於他想要吞噬他人內心的寧靜與滿足,
另一首則是他因為忌妒別人的擁有而想要殺了他們並奪取他們的靈魂。
他覺得他內心的一部份想要摧毀這個世界,但另一部份又想要愛世上所有的人。
他認為如果在沉浸在某項工作、感情或地方太久,它們會妨礙你保有自我的機會,
而唯一的終點就是死亡。那些歌就是在講自我的消逝與純潔
和如何清除那些阻止你做自己的障礙。

生活中的改變與不安是 Matt 想要繼續創作的動力,
在六月時他離開 Exeter 的公寓搬到 Islington 與 Tom 和 Dom 一起住。
不過 Islington 的公寓只是暫時性的住所,
他們計畫每六個月就搬家一次,以激發更多靈感。

另外科學也是 Matt 寫歌的靈感來源,閱讀了許多探討宇宙的書籍,
其中 Brain Greene 的 "The Elegant Universe" 給了他新的視野;
在第十一次元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對稱的,失去了對稱,宇宙將不復存在。
有一派認為這樣的世界必定是由科學家創造出來的,
找到宇宙對稱的起源之後,就等於找到了神。

2001 年二月進行 Origin of Symmetry 的最後錄音階段,
樂團在 Ball & Wells 與 Exeter 尋找適合錄製 'Megalomania' 管風琴部分的教堂,
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完美的地點 -  Bathwick 的 St. Mary the Virgin's Church。

800px-St_Mary_the_Virgin

他們必須得到批准才能使用那台管風琴,
教堂很樂意出借管風琴但是他們希望可以看到歌詞,
免得將神聖的樂器借給一些崇拜惡魔的邪惡小孩。

這時 'Megalomania' 的歌詞還沒寫,
他們向教堂描述那是首叫 'Go Forth And Mutiply' 的歌
談關於 Matt 感情上的挫折,但 Matt 曾因為看到聖經上說人類的生存是為了繁殖而生氣,
所以他決定讓這首歌不僅是停留在感情的層次。 

不過總不能把這個事實告訴教堂,
所以 Matt 隨便寫了一些正面積極的歌詞交出去,花了 350 鎊的保證金借到管風琴。

'Megalomania' 最後成為反宗教意味濃厚的一首歌,
Matt 說錄製 'Megalomania' 是他生命中相當黑暗的一段時刻。



**從這裡看不出很黑暗就是,他看起來比較像肚子痛
 

**I always want to know who (and what) slapped Chis @ 0:08 lol
 



專輯的混音及處理都在 Abbey Road 完成,
中間 Muse 有兩次 radio session,
第一個是二月 12 日的 XFM,包括 'Citizen Erased' 和 'Micro Cuts'的第一次現場演出,不過卻出了一些問題:
Matt 在彈 'Plug in Baby' 前奏時發現吉他壞掉試圖要保持冷靜,且他在唱 'Micro Cuts' 時明顯走音;

Citizen Erased


Plug in Baby 

Micro Cuts
副歌音好像不夠高但其實也蠻可愛的 lol
 


第二場則是二月 19 日在 BBC Radio 的 Maida Vale studios,
他們這次較倚賴的舊曲目來當作脫離現場演出太久的暖身及測試,
 他們發現對於現場這件事不能太過鬆懈。

Muscle Museum
  
 

發行 'Plug in Baby' 三個月後,
它爬上 Radio One B-List,MV 也在 MTV 上播放。
'Plug in Baby' 發行了兩張 CD,收錄 MV及一些沒有用上的歌
'Nature_1', 'Spiral Static', 'Bedroom Acoustics', 'Execution Commentary' 等

原本預定的 B-sides 是 'Tesseract' (後來命名 Futuriusm)
及 'Policing The Jackson Funk' (Darkshines),不過它們最終被收錄到其它發行裡。


**我不知道這是哪一場@@
 

 

以有著如甲蟲般眼睛的卡通外星人當作單曲封面,
 'Plug in Baby' 發行後登上了排行榜第 11 名,是一支相當強而有力的主打。
它使 Muse 成為英國當時最成功的 alternative band 之一,
且它輕快的旋律似乎預示著這張專輯將會走向這樣流行調調
-沒有歌比它更能誤導人了。

在 Origin of Symmetry 中 Muse 想要表現出了更電子和硬搖滾的一面,
而他們也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專輯裡也充滿了拉丁/藍調/金屬/歌劇等實驗風格。

歌詞方面則建構出一個科幻小說的世界:人類的進化、缺乏領導者的社會、自我意識的存在與否、
無力的存在感、缺乏道德與良知的社會摧毀了「天堂」的存在。
 

緊湊、厚重及帶有金屬感的 'New Born' 將人拉到第二十五世紀的未來,
向 ''Sunburn' 一樣以音樂盒般清亮的鋼琴開頭[3],但是緊接著爆發出比 'Sunburn' 要更毀滅性的 riff
Matt 對人類進化的恐懼、害怕未來的人類僅會只是一具具的機械而沒有人性與意識,
而且要依靠管路才能過活(Matt 顯然看了很多次 The Matrix),
透過暴力的 riff 及經效果器扭曲的人聲帶給聽眾似乎是機器人在表演這首的意象;
這是 Muse 音樂的全新領域,彷彿是在說「我們已經不再是以前那些呆坐在鎮裡抱怨的小孩了」

'Bliss' 則是 Matt 憑著童年記憶寫出來的,
他說他抄了某個應該是兒童節目的主題曲,只是不知道是哪個節目。
(那其實是 Top Gear 的任天堂遊戲主題曲)


**根本跟 Bliss 一模模一樣樣 lolololololololol
   

 因為與童年有連結, Bliss 是 Matt 最喜歡的歌,
也是 OoS 中最正面的作品,即使歌詞說他想要吞噬別人的快樂。
  

'Space Dementia' 則是太空人由於在外太空生活太久,回到地球時產生了強烈的疏離及卑微感。
許多歌迷對於開頭的 'H8' 這字相當感興趣,究竟是 mushroom 吃太多,還是代表 'hate'
或是如 Matt 說的那是一種可以用在機器人上微型電腦?
 無論如何,'Space Dementia' 是 OoS 中 progressive 風格的第一個嘗試,
流暢的鋼琴融合狂亂的 hard-rock 元素、輕快的電子間奏,
酷似 Rachmaninov 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結尾的吉他、feedback
和如鋸開重型機車般的噪音(拉鍊製造出來的)
一開始聽眾被 Liberace 引誘進入一個華麗舒適的臥房,
最後場面卻混亂的像成 Pink Floyd 的巨大充氣豬爆炸一樣 [4]

'Hyper Music' 起先是在 Showbiz 巡迴中出現的一個有點藍調味道的器樂曲,現在它有了歌詞-
(原名相當直接地叫做 'I don't Love You')並變得更加相當暴躁,
正如 Matt 所說,這首歌完全是由憤怒和痛苦所組成的。

'Plug in Baby' 則是專輯的重要轉折點,有著與 'New Born' 類似的主題和 pop 味道,
在此之後專輯馳騁進入了自我耽溺的 prometal 世界。

'Citizen Erased' 長達七分鐘,
Matt 唱出一天到晚接受訪問,同時還必須小心自己言行的痛苦與困擾。
 "Break me in / Teach us to cheat/
And to lie / And cover up what shouldn't be shared
...please stop asking me to describe"
 Muse 往後不乏這樣細緻複雜的作品,'Citizen Erased'是一個相當好的典範。

'Micro Cuts' 是關於 Matt 在沙漠裡被刀子追殺的幻覺以及心理戰的被害妄想,
Dom 打著簡單冷硬的鼓點,Matt 的假音活像是著火的 Maria Callas,
聽到這裡 NME 辦公室裡的編輯們不再叫他們 'Muse',
而是站到椅子上用吃奶的力氣尖叫 'MEEEEYUUUUUSEEE!'。
Chris 強而有力的 bass 在 'Micro Cuts' 裡完全發揮了它的實力,
使這首歌有著堅實的底基。

從專輯的後半段開始,稍稍暗示了 Muse 下一張作品的形貌。
'Screenager' 訴說了青少年在電視媒體環繞的環境下成長,甚至因為沒辦法達到如廣告上完美的身體而自殘;
利用駱馬的指甲、動物的骨頭、泡泡紙、風鈴和購物帶等物品製造聲音的想法也相當有新意。

在前面猛烈的搖滾攻勢下,'DarkShines'  顯得不那麼受矚目,充滿回音的拉丁風吉他獨奏聽起來很像是 Sade 的作品。
(我只聽了 Sade 的幾首歌,聽不出來為什麼像)

 性感版本的 'Feeling Good',Matt 想讓聽眾們知道他們的音樂裡還是有光明的成分:
"It's a new dawn / It's a new day / It's a life"
這首翻唱表現了樂團駕馭經典的能力,同時也顯現了他們的創意與野心,
是後半張專輯裡相當突出的作品。

最後一首歌 'Megalomania' 濃縮了整張 OoS 的燦爛與浮誇,
讓所有人見識到他們能夠製造多麼壯闊的音樂,

Origin of Symmetry 的大膽與野心是 Muse 變得壯大的第一步,
而往後所有的事物-就任何層面來說,都將更加地遼闊。







 


[1] 書裡提到的 Matt 式詭異思想不只這些,但是全部要寫出來太多了,所以就只挑了幾個

[2] 中間省略很多細節因為不知道怎麼寫,反正我覺得大意是這樣 lol 總之在日本的日子很混亂

[3] 原本 New Born 的前奏不是由鋼琴彈奏而是 Matt 唱的,
但是他們最後決定刪掉因為實在太奇怪了....... 都是 mushroom 的錯。

[4] 這兩個比喻我看了好久然後還是不怎麼確定 = =
Liberace 是一位美國的鋼琴家兼藝人,感覺他的表演似乎都很華麗和具娛樂性 @@;
Pink Floyd 在演唱會上曾使用飄浮在空中的充氣豬,很大隻所以如果爆炸應該會很可怕


 










創作者介紹

走路

kalacrun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I'm crazy kid BB!!!
  • the best Muscle Museum version ever lolololololololol
    我真的超愛這個版本的
    感謝每一個逼迫他們唱對嘴的人!!! lol
    不然我們就看不到絲襪套頭還有吞麥克風了

    馬修媽媽真是明理!!!
    我覺得松鼠還滿聽他媽媽的話耶XD

    看了Ozzy的故事還有松鼠的
    我覺得要做大事的人真的要某一些方面要怪怪的lol

    耶芝加哥今天下雨不用這麼熱了!!!
  • BBBBBBBBB~~~

    they're one of the best lip sync bands lolololol

    我覺得就算亂唱還是唱得很好哈哈哈哈
    "oh yeeeeeaaaaahhhhh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感謝叫他們對嘴的節目
    現在只剩 Chris 還沒當過主唱了
    Matt 還沒當過 bassist,希望以後還有機會 xD

    我也覺得他很聽媽媽的話 lolololol
    乖孩子~~

    我也覺得...... ="=
    總覺得這些人的共同特質就是怪
    感覺不怪成不了大器啊~~~~~xDDDDD

    看新聞說美國現在氣溫都很高, BB 要小心~
    take care!!!!!

    kalacrunch 於 2011/07/23 20:16 回覆

  • Rummy
  • READING!!!!!!!!!~~~!!!!!!!!!!!
    (這個人在靠夭)
    Reading means so so much Q Q
    Fuck must do whatever!!! (I guess)

    今年有轉播吧!!逼逼西不要排擠歪國人啦!
  • READING!!!!!!!!!!!
    it's like a dreeeeeaaaaammmm....
    must go there once in a life time

    don't give up baby Rummy!! <333

    逼逼吸!!!!!!!
    oh fuck you I'll eventually find a way to watch the streaming!!

    kalacrunch 於 2011/07/23 20:29 回覆

  • santa
  • I just wanna say..........................................................




    John Cornfield.......................



    Cornfield..................................








    玉米田!!!!!!!!!!!!!!!!!!!!!!!!!!!!!!!!
    羅咪你看你看是玉米田耶!!!!!!!!!!!!!!玉米田!!!!!!!!!!!!!!!!!!!!!!!!!!(吵死了)XDDDDDDDDDDDDDDDD


    RATM的吉他技師是Jason Baskin先生嗎?
    松鼠一定以為跟TM用同一個技師就可以變成TM XDDDDDDDD

    阿~
    突然很想來做白醬磨菇義大利麵(餓)
  • 害我去查我有沒有打錯人家的名字 xDDDDDDDDDDDDDDDDDD

    約翰玉米田先生的混音!!!!!!!!
    我想他是玉米田的所長,羅咪是小分隊長
    (靠腰我覺得 John Cornfield 先生現在心中應該有很不舒服的fu lololol)

    我不知道耶!!! 裡面沒有寫名字 @@
    看到松鼠現在還有跟他一起合作我就笑啦 lolololol
    fanboy at its best xDDDD

    今天我有吃很多 ;D(你每天都吃很多)
    我也要吃 Santa 做的麵!!!!!!!!!!!!!!!!!!!!!!!!!!!!!!

    kalacrunch 於 2011/07/25 23:59 回覆

  • Rummy Corn
  • =w=
    玉米田耶(高興個屁)

    Rage!!!!
    所以可以看到松鼠用湯姆大神的雞絲嗎 XDDD

    討厭我好餓(可以講一些有意義的話嗎 XD)
  • 玉米田先生後面好像沒戲份了 lololololol

    Rage Rage Rage!!!!
    you're going to see them and aliens few days later
    OMGGGGGGGGGGGG

    我吃飽了現在很想吃甜點(沒有人想知道)

    kalacrunch 於 2011/07/26 22:13 回覆

  • Rummy
  • OoS baby is coming :DDDDD

    我們家外面現在在打雷耶
    要在風雨裡面凌晨開車是這樣嗎 XDDD

    主辦單位剛 po 了一個很機車的 GA 入場方式
    姆啊啊啊啊阿(摔桌子)

    先醬, spam you later, bb!!!
  • yay yay yay!!!!!!!
    hope everything's fine!!!!!

    I can't understand that GA thing though lol

    gonna be awesome,
    can't wait!!!!

    kalacrunch 於 2011/07/30 18:22 回覆